紧急寻人!武汉两名大二学生旅途中先后离奇失联!监控拍下最后画面很蹊跷

动漫推荐 浏览(835)

  2019-07-1318:20

 来源:直播就在你身边

原标题:紧急搜索!武汉的两名二年级学生在旅途中失去了联系!监视最后一张图片很尴尬

现在,暑假,

大学生开始把行李带回家,

或者开始一个长期计划的夏季旅行。

(带图片,图片无关)

但在这两天里,

心碎的消息突然传来:

武汉有两个二年级学生。

迷失在旅途中!

其中一个来自武汉理工大学,

已经失去了10天;

另一名学生来自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,

已经失去了6天。

他们去哪儿了?

儿子回家途中失去联系

尹浩苏,20岁的学生,是武汉理工大学的二年级学生。他的家乡位于巴中市南江县郑芝镇。

7月3日下午3点,完成最后一次考试的尹一苏收拾行李,带着行李箱离开学校,前往武昌火车站准备T246列车。

学校监测显示,尹玉苏带着行李箱离开了学校

这张票由他父亲尹国武在互联网上预订。原来的票是7月2日。据了解,尹玉苏的学校有事可做,尹国武在7月3日改为签到。晚上7点06分,距火车还有19分钟。刚上车的尹浩苏打电话给他父亲:“爸爸,我上了火车。”尹国武当时很忙,并且拒绝跟儿子说几句话,然后挂了电话。

晚上8点36分,尹国武在自由时回到了过去,但尹玉素没有回答。 “我想他可能已经睡着了,他不会再打扰他了。”

根据规划,尹玉苏列车将于4日7:10抵达达州站。达州距离家160多公里。他需要从达州乘巴士到巴中市,然后转乘他的家乡。然而,因为一个熟人到达州做生意,尹国武请他帮助他的儿子回来。

我以为我的儿子可以在第二天中午回家。尹国武特意要求有人从国内买一只7磅重的鸡肉,为儿子准备汤。 4日上午5点58分,尹国武给儿子打电话,发现他已经关机了。

父亲转身找到他的儿子

“我认为他的手机没电,熟人也无法联系他。他应该回归自己。”尹国武说,但中午,尹国武和妻子仍然没有想到会来儿子。下午两三点,尹国武匆匆忙忙。他打电话给铁路客服电话,发现T246列车没迟到。

儿子去哪儿了?尹国武打电话给尹玉素的辅导员,辅导员建议他来武汉寻找。

4日下午,尹国武独自去了达州。他在晚上乘坐K1270火车到武昌站,站了11个半小时。他终于抵达武昌。

在武昌火车站,警方帮助尹国武和辅导员检查了3日下午的监控情况,确认尹浩苏实际进入了车站。尹国武随后来到马房山派出所寻求帮助。警方登记了相关信息并提取了尹国武的血液样本。

在武汉,尹国武向尹玉苏的室友询问了情况,但没有任何好处。考虑到他的儿子离开武汉,他一直把火车一直带到西边,并询问他儿子在铁路沿线的行踪。

尹玉素家人发出的追查通知

安陆,随州,阜阳,尹国武一定要求警方帮忙检查每一站,尹玉苏是否已经出站。 6日,尹国武在襄阳寻找儿子。辅导员打电话说,尹玉素可能会出现在达州。因此,尹国武跳过了十堰和安康的两个遗址,直接去了达州。

在达州,尹国武要求警方多次查看火车站的监控录像,但没有找到尹玉素的踪迹。所以他决定去国家街头试试运气。

在达州的3天里,尹国武住在一家酒店,每晚30元。他早上5点出门去寻找他的儿子,直到晚上12点他回到酒店。只要你在街上看到某人的背影尹玉苏,他就会跑过去确认。然而,一次又一次,他看到的后背不是尹玉素。

尹玉苏

我以为我儿子可能坐在车站里。尹国武也乘坐公共汽车到下一站,但在监视中没有尹玉素的镜头。

最后走了监视屏幕:在十诫下车了

在达州,没有果实。尹国武认为,仍然有十堰和安康的车站没有经过检查。 10日上午,他乘火车到安康,然后到十堰。

在十堰火车站,尹国武终于找到了关于他儿子的线索。火车站的监控显示,4日凌晨1点12分,火车到达十堰站后,尹玉苏拿着行李箱,从侧出口走出十堰站。

“在他们离开之前,他等待其他乘客完成比赛。”尹国武说,他的儿子穿着左边有白色T恤的图案,就像他进入武昌站时穿的衣服一样。

为什么儿子在十堰下车?尹国武自己也不知道。他说他的儿子以前从未去过十诫,并且十诫中没有亲戚。尹玉素有一个十个人的室友,但室友说尹玉素没有联系过他。

在尹国武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后,他在十堰市街头,社区和网吧寻找儿子。由于他的儿子去年在酒店工作,尹国武故意找了一些餐馆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他没有心脏吃饭,睡觉,有时他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醒来。他坐在酒店的床上喊道:“小孩,你在哪儿?你为什么不出来?”

尹国武说他很期待在路上行走,他的儿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。

如果您对尹玉素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尹国武:15328278859。

为什么尹浩苏突然在十堰下车?

那之后他去了哪里?

为什么手机关机了?

有了这些问题,

他的家人仍在寻找它.

除了尹玉素,

另一个人独自在四川旅行

武汉大二学生张文浩

在金山金顶已经有6天了。

离开酒店后半夜迷路了!

监测显示,7月7日23时56分左右,张文浩单独走出金顶山庄门口2晚,再也没有回来。警察和景点仍在搜寻。他的父母也在峨眉山风景区寻找了很多天,但仍然没有任何线索。

张文浩

张英祥神父于7月8日接到警方的电话。张文浩是一名19岁的儿子,于7月7日半夜离开酒店后没有回来。酒店工作人员发现他们没有退房第二天,无法联系他们。报警,9日,张应祥和他的妻子一夜之间飞往四川。

张应祥告诉记者,他的儿子张文浩是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二年级学生。他今年19岁。 “他告诉他的母亲,他想出去旅行,然后回去实习。”张应祥说,7月7日晚19点19分,张文浩还跟妈妈打电话。他还说他想出去旅行,但没有告诉他的家人其他人已经在四川。

Zhang Wenxiang去四川后张文浩出现的路径 -

7月5日,张文浩购买了上山景区门票

7月5日15:31在金鼎度假村办理入住手续。

7月7日23:56,雨从酒店门口出来,再也没有回来

丢失连接后仍然可以连接手机

查看张文浩留在房间里的行李,包括一个黑色背包,一台笔记本电脑(打开密码),一个超过100美元的钱包,以及前台的抵押贷款。张英祥感到惊讶的是,他儿子背包里的衣物没有变化。

从张应祥提供的监控视频剪辑中,张文浩身穿白色衣服,戴着黑色帽子,背着黑色背包。在7日晚离开之前,穿着整齐,穿上外套的张文浩从外面回到房间,很快又出去了。他戴上了帽子,没带任何行李,走出了门。

据张应祥介绍,酒店工作人员了解到,在深夜降雨时,室外监控录像还可以看到下雨。不过,张文浩没带雨具。

对于儿子可能是故意给峨眉山的悬念,张应祥说这是不可能的。他向张文浩的同学证实,张文浩最初和同学一起旅行,但由于同学的临时变动,他独自一人。 5日下午,张文浩将他的家人的照片发送到金鼎,所以孩子们才前来旅行。

张文浩

张应祥说,由于孩子要在武汉上学,在江西做生意,张文浩只会在假期很长的时候去江西,而且他通常与母亲有更多接触。张文浩的母亲一个月要三次支付孩子的生活费,只想和孩子们沟通。这家人原本想让张文浩回家帮忙,但张文浩自己策划了。他去北京实习,并告诉他的母亲,他必须先旅行。张应祥认为,即使孩子有(略)的想法,他应该知道他应该在这个年龄告别家庭。

9号,张应祥拨打了儿子的手机号码,能够连接,但没有人接听。警方驻扎在龙池镇杨柳村杨梅砖瓦厂附近的基站,并收到了信号。第二天早上,又来了。拨号,显示器无法连接,下午再次拨号,并且可以连接,但仍无人接听,手机信号仍然是同一个地方。

同学:他对房子非常看好!

张文浩的同学和室友肖阿说,在假期前,两人真的同意在7月3日前往四川峨眉山约一个星期,但由于两人的实习时间,张文浩决定自己去。张文浩提到他7月3日买了一张票,但没说他去哪了。

肖阿与张文浩聊天

小阿和张文浩的最后一次接触是在7月5日20:05,张文浩把小丁的照片发给了小阿,但没有说什么。

小阿说,张文浩平时比较房子,住在宿舍很多时间,和室友相处也比较和谐,人们更乐观。现在,张文浩的QQ空间被锁定,看不到内容,而且通常不发送微信朋友圈。情绪上,我没有听说他恋爱了,事先没有其他异常。

酒店方面:他预订了3天的住宿

张文浩在峨眉山金鼎山庄的工作人员说,5月15日下午,张文浩来到办理登机手续。他在网上预订了三天。他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,手上没有任何东西。它看起来像个大学生。说话也很有礼貌。因为酒店要求办理登机手续的押金,但张文浩说他没有钱,所以身份证在前台抵押。

8日中午12点,退房时间已到,但张文浩没有出现。酒店无法接通电话,因此警方发现它已丢失。

用户留言:祈求和平!

希望尹玉苏,张文浩

快回家!

资料来源:楚天都市报,红星新闻

(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作者致敬)

编辑:小萌|编辑:自然回到搜狐,看多了

负责编辑: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,而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张文浩

尹国武

尹玉苏

张应祥

达州

读()

投诉